2013年8月25日

在媽的堡走走



在媽的堡 (Magdeburg) 城市街頭閒晃的時候,凱薩琳這樣跟我說:『 這個城市很窮,街道上都看不到幾朵花。』

凱薩琳是一位住在德國有十七年的美國人,不同於在德國土生土長的人們對於他們來說一切都是理所當然,凱薩琳特別喜愛學習德國歷史與德國文化,這些年下來,培養出了她那有一大本字典厚的在地知識。她教我說,在德國最輕易看出一個城市有沒有錢的方法,就是看街上的花多不多。

的確,跟慕尼黑夏天到處都是彩色花朵的氛圍相較下,媽的堡顯得一片灰白。

凱薩琳告訴我,媽的堡這個東德城市在戰爭的時候被炸的面目全非。在那些年,東德刻意讓被炸毀的教堂的破碎磚瓦就破碎著躺在原處,因為他們想要讓居民們記住,"他們是怎樣傷害我們的"。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一種教堂大門,透露著黑色的悲淒。
凱薩琳翻譯給我聽,說大門上寫著的是:"那些不從教訓中學習的人,那些傷害我們的人,毀壞我們的人,我們不會忘記,永不原諒。"




教堂被重建以後,也不再是教堂了。



我們想要爬到教堂的頂樓俯瞰,一層一層的在這種復古又陰涼的迴樓梯間裡往上踏,每一個樓梯的高度寬度都不一,要很小心才不會跌跤。
只是好不容易快要爬到的時候,同事打電話來說她抵達火車站了,要我們快去會合。
殘念,又在另一個城市留下了一個以後要再來一次的理由。




下面這是另一個教堂外的雕像。我不記得這紀念的是哪一位人物,只記得當我看到這個雕像的時候,我對凱薩琳說:『 我第一次在德國看到這麼卡通造型的人物紀念雕像。』




Otto von Guericke,是媽的堡出過最有名的一位市長。照片裡下面那塊壓克力版上的大頭插畫就是他。
Otto von Guericke 很有名是因為他身為市長又同時是位物理學家。他最有名的實驗是媽的堡半球,證明了他的真空理論。




本來以為我這個亞洲人在東德這種保守的地方應該不會得到什麼太愉悅的感覺,但是我錯了。雖然只是短暫又片面的感受,但我覺得這裡的人溫順又友善,比慕尼黑偶爾會遇到的傲慢德國人好太多了。



再見了,媽的堡。

1 則留言:

material girl 提到...

真的沒錯, 花又不能吃, 所以種花很多的城市就表示有閒錢能放在不能吃的東西上面... :P

不過照片上讓人覺得這城市還是古色古香的喔!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