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0日

Day 2 ♣ 夜遊佛羅倫斯(下)

沒有目標的,我們三個人繼續在佛羅倫斯的夜裡走著,看到 pizza 店就進去光顧,遇到間 bar 就進去來一杯,我們無所事事沒有特定方位的移動著,消費著,跟三位街頭遊民沒什麼兩樣。

我們又走過了座橋。




又經過了一間教堂,一間與眾不同的教堂。




走走停停吃吃喝喝的胡亂心境,害我們連一間隨便路過看裡來不怎樣的冰淇淋店,都不肯放過。




有一度我們是暫停的。我們坐在一個廣場的長板凳上,左邊是另一個教堂,前面是一整排復古的建築。

Ben 指著前面那牌建築最邊間的頂樓說:『 那是我的學校。』

Ben 左手拿著一杯外帶的雞尾酒,右手刁著一跟煙,緩緩的,沒有邏輯的,跟我們述說著他青少年時候的校園故事。

我的腦海裡浮現了一個高眺的金髮 young Ben,背上揹著書包,左手拿著裝了酒的寶特瓶在佛羅倫斯的巷弄內蹺課穿梭的畫面。

"就是這樣的一個百分百文藝環境,才能讓一個即使是心不在焉的人,都能夠擁有一身好眼光的能力吧?"

♣ ♣ ♣

還坐在板凳上陪 Ben 醒酒的時候,一個賣玩具的咖啡膚色人走過來向我們兜售他的產品,是一種會發光,可以拋向天空後看他緩緩飄下的漂亮小玩意兒,我記得我小時候在國父紀念館廣場上有看過。

我跟小狼狗假裝語言障礙的順利避開了他的銷售,他直接走向 Ben, 跟 Ben 問了兩句話以後就馬上走了。

Ben 大笑的轉過來跟我們說,那個人開口就問 Ben 說 "Are they Chinese or Japanese?" 然後喃喃自語的說如果是日本人才會買,中國人就不會買,因為那些東西都是中國人做的。

♣ ♣ ♣

酒醒了些後,我們在巷子裡繞來繞去。
巷內,是我最愛的在地旅遊方式。



為什麼佛羅倫斯能給我一種像家的感覺呢?

這裡不像台灣,卻又有點像台灣。有好多的摩托車,好好吃的食物,窗戶上的鐵窗,街上的車找不到一台是沒有刮痕的。

我跟 Ben 說了好多次,說這個很像台灣,那個很像台灣,Ben 當然是體會不到我在想什麼,但是我卻相信這裡跟歐洲其他的地方都不一樣,因為我從來沒有在歐洲的任何一個地方說過,"這個像台灣"的一句話。






♣ ♣ ♣

回 Ben 家的路上,我們意猶未盡的又開上了山頂一次,用不同的光線再看一次佛羅倫斯的全景。




夜遊佛羅倫斯(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