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2日

驚魂夜

看影集看到一半的時候,牆壁傳來強烈的撞擊聲。撞擊的強烈之大,讓瑪姬懷疑牆壁可能隨時會有破裂的可能性。

於是暫停下影集,仔細的想要聽出是哪一樓、哪一間在開 party。仔細一聽,傳來的不只是撞擊聲,還有怒吼聲。努吼的是"You fucking x@#$&*#*&, FUCK! FUCK! FUCK!" 努吼聲超級兇猛,音量之大,瑪姬打開窗戶想要找聲音來源的時候,巧遇了很多本棟的鄰居也伸出了頭來查看。

這應該不是 party 吧? 不是吧? 瑪姬開始緊張了起來,因為那撞擊聲快要撞破我的牆壁,是與洗衣房相隔的那面牆。聲音越演越烈,每一個 "fuck" 都伴隨著一個厚重的撞擊聲,有時候是酒瓶的破裂聲。

瑪姬有點手抖的打開 corridor 的門,確認是從我們洗衣房傳出來的。沒錯,就在我們的洗衣房! 洗衣房的門沒有關緊,但是也看不到裡面的狀況。此時很想要衝進去罵人說,不要破壞我們的洗衣機!! 可是此時迎面而來的一陣酒味,加上可怕的怒罵聲,讓瑪姬做了一個明智的決定,火速回到房間把門鎖緊,打電話報警。

電話拿起來時,哇咧,瑞典的警察局電話是幾號啊?

趕快查了一下,才知道是 112,要謹記!

報警完以後,發現洗衣房不在有聲音傳來,於是帶著害怕又好奇的心情又打開門去偷瞄一下。阿~~~ 血!!!



似乎人都打完了,也落跑完了,而,警察怎麼還不來呀~~

很想要進去看看洗衣房被糟蹋成什麼模樣,但是俗辣瑪姬很怕一開門就看到一具血淋淋的屍體,所以又乖乖的回房間等警察先生。

警察先生們悠哉的在將近半個小時後抵達(會不會太慢?),知道是瑪姬報的警之後,就進來了房間做了筆錄。瑪姬的椅子在高大的警察先生屁股下,顯得好小,有點像辦家家酒的視覺效果。拿出他的小筆記本,要瑪姬鉅細靡遺的述說整件事情的經過。中間他還接了一通無線電,但是只有收聽沒有對話。
筆錄作完以後,警察先生說,我們將把你列入證人。

Okay...



瑪姬送警察先生出門的時候,順便問了他們洗衣房裡的狀況,他說:「很多的血,很多。」

透過我們馬賽克材質的玻璃門,可以看到現在警察先生還守在我們家門口,洗衣房也已經被犯案現場的那種布條給封鎖了。



希望被害人沒有事,對不起,我應該要更早打電話報警救你的。

6 則留言:

Dona 提到...

然後咧?後續發展??是凶殺還是喝酒鬧事?

Maggie 提到...

不知道耶,依照瑞典警察辦事的速度... 再等幾天才會知道吧。

歐小歐 提到...

太可怕了 ....我回家的時候看到樓梯還有血手印...

Maggie 提到...

他們打的聲音大到我都快嚇死了,可是整層宿舍竟然只有我一個人在家~~~

後來發現其實 Jeff 也在家,但是他在房間開趴踢音樂太大聲,所以他沒聽到打架的聲音.........

material girl 提到...

居然還有血耶!真是太可怕了... 我也希望被害人沒事...

Maggie 提到...

後來我有進去洗衣房參觀,整間都是破酒瓶,還有乾掉的血跡。